西昌火灾三名伤员已转院,其中两人进ICU,正监测病情择期手术


第一位患者,也就是患者1,曾有过武汉暴露史。他于1月15日出现咳嗽症状,1月18日去了该洗浴中心洗澡,1月19日开始发烧,并于1月25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1人去过武汉导致8人相继感染,其中1人是员工

该研究分析了一例浴室内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聚集性传播事件,研究人员指出,虽然高温高湿对抑制新冠病毒传播有一定作用,但是如果通过呼吸道的飞沫传播以及直接接触传播,则依然难以避免,且传播力没有减弱。

先前的研究表明,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中,病毒的传播速度会大大减弱。长时间以来的讨论和研究也逐渐得出一个公认的观点:低温、低湿的空气环境是冬季流感等病毒传播的重要因素。很多研究认为,新冠病毒会随着夏天的高温高湿环境而逐渐消失,就像当年的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病毒那样。

新冠病毒可能比已知的冠状病毒更“狡猾”,这一研究指出,新冠病毒在浴场高温高湿的环境下仍能传播。

研究人员也表示,在这起聚集性感染事件中,病毒的传播途径也可能是呼吸道飞沫或直接接触。但这一事件仍表明,SARS-CoV-2的聚集性传播可能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中发生,作者们表示,这些结果为进一步研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提供了潜在的流行病学线索。

研究者们指出,被感染的8人中,7位被感染的浴客并非都跟患者1在同一天出现在该洗浴中心,有3位患者在患者1去过浴室之后的5天才去。

研究由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淮安第一医院、淮安第四医院、南京医科大学江苏省肿瘤生物标志物防治重点实验室等团队进行,通讯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医科大学校长沈洪兵,以及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淮安第一医院实验室主管王其龙,以研究信(Research Letter)的形式发表,题为“Possible Transmiss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in a Public Bath Center in Huai’an, Jiangsu Province, China”。

虽然此前SARS冠状病毒等病毒体现出随着温度变暖而消失的特点,但目前科学界对冠状病毒和气候关联性的研究仍有待深入和明确。研究者们强调,从现有的疫情传播来看,新冠病毒病例数量与温度和绝对湿度之间的关系是密切的。然而,这种关系背后的潜在原因仍然不清楚,甚至不排除可能没有影响。

新加坡《海峡时报》转载法新社报道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