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银行保险机构中有1人感染新冠肺炎 正住院治疗


据英国《镜报》4月2日报道,意大利一名男护士勒死了自己的医生女友,因为他认为自己从女友那里感染了新冠病毒。意大利男子认为女友传染自己将其杀害,初步病毒检测结果令人吃惊。

4月1日,英国经济学家、伯明翰大学商学院荣誉教授彼得·辛克莱罹患新冠肺炎去世,享年73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曾师从辛克莱,得知噩耗后悼称“遇见辛克莱是其荣幸”。4月2日,意媒报道称意大利一小镇上67%的献血者有抗体。该镇位于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在献血的60人中有40人病毒检测呈阳性。他们没有任何症状,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且体内已产生病毒抗体。意媒称有大学和机构正启动新的研究,希望通过富含抗体的血浆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纽约芭蕾舞大师威廉·布尔曼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去世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经济学家、前英国首相卡梅伦恩师辛克莱因新冠去世

意大利男子认为女友传染自己将其杀害,初步病毒检测结果令人吃惊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俄罗斯卫星网刚刚消息,利比亚前总理马哈茂德·吉卜里勒 (Mahmoud Jibril)因新冠病毒死亡。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